《莎木》可能沒有那么美好 但絕對很“特別”

金閃閃老里
2020-01-22 11:11:36 瀏覽:0 0

  從公布到發售,質疑和批評的聲音就一直伴隨著《莎木3》,有人說它固步自封,有人說它無聊到連“云”一眼都覺得多余。我們可以理解這樣的現象——對于當今的時代而言,《莎木3》的諸多設計都顯得陳舊而落伍,極其緩慢的游戲節奏更是和這個時代的主流背道而馳。

  但有趣的是,在這些批評和質疑聲的另一面,我們又看到了一群玩家、毫不吝嗇的為這款游戲傾注著自己的愛——《莎木3》首次公布時,E3現場山呼海嘯般的歡呼甚至不輸當時剛剛亮相的《最終幻想7重制版》;在Kickstarter開啟眾籌后,《莎木3》更是短短一個小時就拿下了100萬美元的成績,創下了吉尼斯世界紀錄;許多老玩家在聽到《莎木》悠揚的主旋律響起時就已經泣不成聲……

ó???D???
粉絲們用照片墻來感謝《莎木》的“復生”

  不難看出,《莎木》在粉絲的心中,的確占據著非常重要的地位,以至于18年的分別都沒能消減粉絲們對它的熱情。那么究竟是怎樣的情懷,才能讓這個系列如此深入人心呢?

“失敗的杰作”

  上世紀90年代,鈴木裕打造的格斗游戲《VR戰士》讓SEGA在街機平臺賺的盆滿缽滿,于是雙方一拍即合,決定借著原作的熱度打造一款《VR戰士》RPG,《莎木》就應運而生了。

  為了讓《莎木》也能取得像《VR戰士》那樣的成功,并成為日后主機大戰中的致勝籌碼,SEGA不惜投入巨額開發成本。有的說法稱SEGA為《莎木》投入了70億日元,也有的說法是1億5000萬美元,具體的數字我們已無從考據,不過可以得知的是,DC主機和《莎木》雙雙失利,直接導致了SEGA連續4年的財政赤字,迫使其退出了游戲機硬件市場。也正因此,《莎木》仿佛與SEGA的失敗捆綁在了一起,鈴木裕再未受到過重用,他對《莎木》的龐大構思僅僅呈現了冰川一角,就跟著DC一起沉入了深淵。

ó???D???
比起《莎木》,DC顯然要為SEGA跌下神壇承擔更大的責任

  不過把SEGA的失敗歸咎于《莎木》,顯然也是有失偏頗的。盡管沒能取得商業上的成功,可《莎木》在玩家群體中的口碑十分良好,屬于叫好不叫座的典型。而且《莎木》諸多超前的理念和設計,都對游戲行業未來的發展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已經出現了一些可以稱得上“開放世界”類型的作品,不過要說哪部作品真正定義了“開放世界”,毫無疑問正是《莎木》——你可以自由出入虛擬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感受這個世界動態的時間和天氣;也可以擺脫主線的束縛,隨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有NPC都保持著獨特的生活習慣、大街小巷的事物統統可以互動……你或許會想,這不就是當今很多“開放世界”游戲都具備的基礎元素嗎?沒錯,正是《莎木》首次將這些元素囊括到一起,告訴了業界,原來“開放世界”該是這般模樣。

ó???D???
20年前,《莎木》真正定義了“開放世界”

  鈴木裕和《莎木》的另一大貢獻,就是提出了QTE(Quick Time Event)的概念。這一玩法如今已經被廣泛應用到各種類型的游戲。可當玩家們盯著屏幕彈出的提示、瘋狂敲擊按鍵的時候,又有多少人能夠想到作為QTE鼻祖的《莎木》呢?

ó???D???
QTE的概念也是由《莎木》最早確定下來的

“打磨至極致”

  不論是從玩法、設定還是游戲本身的游玩節奏而言,《莎木3》都非常還原20年前的前作。游戲發售后,有很多人批評《莎木3》落后于時代,不過也有很多對本作能夠重現系列魅力的不吝贊美。

  這個魅力并不是什么獨有的技術或創新的玩法,而是《莎木》的世界本身——一個將細節打磨至極致、真實而又豐富多彩的世界,也是《莎木》的粉絲們至今仍對其充滿熱情的原因。

  在當今諸多開放世界游戲中,NPC具有一定的智能,并能夠根據玩家的行動進行回饋,已經不再是什么新鮮事,不過大多數時候這些NPC依然都很機械化,我們很難在他們身上感受到太多情感。

ó???D???
雖然現今的開放世界游戲都有著形形色色的NPC,但大多數都是非常機械化的行為模式

  然而鈴木裕讓《莎木》中的NPC們都“活”了過來——在多數RPG中,我們反復與同一個NPC對話的結果,就是他們會重復一句話打發你走、或是干脆拒絕對話。而《莎木》中并非如此,你始終會覺得NPC們還有100個話題等著你來聊——小到家長里短、大到文化歷史,他們總能樂此不疲的向你分享著自己的興趣見聞。更有趣的是,當世界的動態出現變化,例如某個村民被惡霸抓走、或是男女主角一同出行時,幾乎每一位NPC的聊天內容都會因此而發生變化。

ó???D???
有位大嬸每次見面都企圖撮合涼和莎花成為情侶

  由于《莎木3》有多達400余位NPC,而且是全對話配音,你可以想象一下這背后的工作量要有多大。事實上我們很難做到隔一段時間就跑去和每一位NPC聊天,因此有大量的對話是我們自始至終都聽不到的,但是對于鈴木裕來說,這些東西必須要有,因為這對塑造世界的真實感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在追求真實感上,鈴木裕已經達到了一種偏執。游戲中我們幾乎可以打開所有的抽屜柜子,然而其中大部分都只是裝了毫無用途的物件,可鈴木裕把它們通通都做了出來,理由也很簡單:現實世界就是如此!

ó???D???
幾乎每一個抽屜、柜門都能打開

  有些玩家會覺得這樣的設定很無聊,但也有些玩家樂忠于翻遍每一處角落,尋找著不同尋常的新奇物件,同時聽著主角芭月涼呆萌的吐槽,細細地品味著其中的樂趣。鈴木裕在訪談中曾提到,“正是因為有了這些毫無意義的事情,游戲才顯得真實。”至于玩家們能不能從這些真實中收獲樂趣,恐怕要因人而異了。

  此外,鈴木裕對游戲中鄉鎮的刻畫,也足夠深入人心。當你走在鳥舞或白鹿村(《莎木3》的主舞臺)的街市中時,能夠看到諸多充滿了中國文化氣息的商鋪,他們販售的商品也都五花八門——有各式各樣的小吃店,有堆滿了佛像的宗教用品店,也有風格各異的服裝店等等。我們可以在多達70幾家的店鋪中任意挑選自己喜好的商品——即便有些只是和紀念品一樣,對冒險毫無用途。有時我們去店鋪中詢問有關任務的線索時,“黑心”商人還會擺出一副“不買勿問”的態度,可以說是非常真實了。

ó???D???
細節豐富的商店街

“游戲中的游戲”

  每次說起《莎木》,都很難不提到那些形形色色的小游戲——和沉迷于打牌的獵魔人、沉迷于賽鳥的光之戰士一樣,芭月涼也常常把為父報仇的事兒拋在腦后,跑到街機廳、賭場去耍上兩把。不過你要說芭月涼不務正業,那可能還真有些冤枉他了,事實上遠赴異國他鄉的芭月涼沒什么積蓄,他必須找到能夠填飽肚子的方法。可打工效率又慢,那么搏一搏或許真的就有“摩托”了。

  這些豐富的小游戲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莎木》一直以來被人詬病的“游戲性”缺失。尤其是對于喜歡街機的玩家來說,你可能真的會和芭月涼一起沉迷在街機廳中,徹底忘記替父尋仇這么一回事。

ó???D???
《莎木》的特色——在游戲中玩經典街機

  而在《莎木3》中,鈴木裕也很巧妙的將各種小游戲同主線故事聯系到了一起,讓我們在體驗故事之余也能去感受下這些別樣的樂趣。比如當我們因為沒錢而卡主線時,就可以跑去港口開叉車運貨賺錢(致敬《莎木1》的經典橋段),有時倉庫里會刷出可搬運的街機,當我們把街機運回去后,隔日再去游戲廳就能夠看到這些新街機已經被擺上了臺面。這些玩家行為能夠影響到世界動態的小細節,也使游戲十分有沉浸感。

ó???D???
在《莎木3》中,我們又可以繼續開叉車運貨了

“牽絆”

  無數粉絲身陷于《莎木》的故事不能自拔,但這并不意味它有多么精彩。事實上《莎木》的故事很單純,也沒有太多的伏筆或轉折,不過鈴木裕對角色個性的把控和人物關系的處理都十分細膩,使得我們會不由自主的愛上《莎木》的角色們,從而沉浸于故事中。

  在《莎木3》中,當芭月涼結束了一天的忙碌回去休息時,總是會和女主角莎花先聊上幾句再睡覺。于是兩個人的交流就從最開始比較淺薄的相互了解、逐漸深入到探討對方的過去,后來二人還經常一起玩猜拳游戲,可愛的莎花會趁機取笑芭月涼。從其中的點點滴滴,我們都能夠感受到角色情感的不斷升溫,你會越來越期待二人的后續發展,也會愈發有繼續玩下去的動力。

ó???D???
當涼聽說莎花準備的晚飯是胡蘿卜時的表情……

  《莎木3》依然保留了“打電話”的系統,允許玩家們和前作的主角們通電話,雖然已不必手動按鍵撥號,但是情懷的分量卻絲毫沒有縮水——即使身處異地,芭月涼和朋友們還是互相牽掛著彼此。哪怕是沒有玩過前作的玩家,在這個環節也可以通過他們的對話感受到角色之間微妙的情感關系;而芭月涼僅僅是和朋友們輕描淡寫地敘述著過去發生的故事,就足以令老玩家的回憶和眼淚一并噴涌而出。

ó???D???
相信仍然有很多老玩家還牽掛著前作的主角們

  或許芭月涼到底最終會用怎樣的方式替父報仇,對于粉絲來說已經無所謂了,只要還能再次看到芭月涼和莎花、和朋友們一同踏上冒險的旅途,就是對粉絲最大的慰藉。

“真實”與“游戲性”

  鈴木裕在訪談時曾自嘲道,“如今世界上估計沒有比這(指《莎木3》)更無聊的游戲了。”不過似乎是意識到不應該這樣說自己的游戲后,他改口稱《莎木》依然是最“單純”的游戲。

  那么《莎木》真的無聊嗎?如果單純從游戲性上來說,你追求一款游戲擁有多樣的玩法、或是出色的戰斗系統、亦或是波瀾起伏的劇情,那么《莎木》對你來說可能的確有些無聊。但是如果你肯耐下心來,融入到《莎木》的世界,細細品味那些獨到的設計,那么你也能夠領會它的美麗之處。

ó???D???
莎木的世界雖然不大,但是細節非常豐富

  在20年前就有很多玩家稱《莎木》過于追逐真實導致了游戲性的缺失,但這意味著“真實”成為了游戲的缺陷嗎?我們無法斷定,因為“擬真性”和“游戲性”對于不同的玩家群體來說,有著不同的意義——對于《反恐精英》的玩家來說,高度的競技性保證了它的“游戲性”;而對于《武裝突襲》的玩家來說,“擬真性”可能才是最重要的部分——口味的差異才導致了玩家們選擇的差異。所以當我們開口批評一款游戲前,或許更該思考一下:究竟是游戲質量不過關、還是人各有所好罷了。

  在我看來,《莎木》并沒有那么無聊,因為我專注于角色之間的細膩情感,不停地發掘著鈴木裕藏在這個世界中的奇妙彩蛋,同時我也期待著芭月涼這個“鋼鐵直男”,能夠和溫柔又堅強的莎花,一起走向更奇幻、也更溫暖的未來。

ó???D???
粉絲們依然珍愛著這款“過時”的老游戲

  目前《莎木3》的首個DLC已經推出,有興趣的玩家可以嘗試一下本作。Epic商城的游戲本體和季票現在都有著7折折扣,還可以疊加使用之前假日大促的10美金優惠券(如果還沒使用的話)。

  它或許并不是一款適合所有人的游戲,卻足夠獨特而細膩。

游民星空

結語:

  這就是《莎木》,20年的光陰已經讓它看上去陳舊、過時。然而喜歡著《莎木》的玩家們,卻依然把它緊緊的攥在手中——即使“游戲性”上無法讓多數人滿意,可《莎木》所獨有的那份對真實的執著、對細節的極致打磨、以及對人物的細膩刻畫,都是其他作品所無法復刻的。

更多相關資訊請關注:莎木3專區

人點贊
0人訂閱
知識的深度和銳度是一種力量。
30天
《莎木》可能沒有那么美好 但絕對很“特別”https://imgs.gamersky.com/pic/2020/20200121_yjy_483_05.jpg
湖北快三 马鞍山市 赤水市 讷河市 六安市 济南市 启东市 偃师市 安国市 醴陵市 舞钢市 攀枝花市 三河市 聊城市 虎林市 韶山市 孟州市 厦门市 灵宝市 林州市 台州市 景德镇市 徐州市 贵阳市 宝鸡市 凯里市 永济市 靖江市 敦化市 郏县 阆中市 台中市 新沂市 石家庄市 梅河口市 富德市 辽宁省 西昌市 淮北市 鹤壁市 河北省 公主岭市 滕州市 眉山市 开封市 迁安市 六安市 汕头市 临沧市 叶城市 任丘市 九台市 广东省 双鸭山市 定州市 江阴市 湖州市 东方市